鸿玉

上从如来乞法以练神,下就俗人乞食以资身!

墨铭奇妙:

字猫:

【安得促膝 诉彼平生】
@墨铭奇妙 
停云 其三 | 魏晋 · 陶渊明
东园之树,枝条载荣。
竞用新好,以招余情。
人亦有言,日月于征,
安得促席,说彼平生。

字猫:

丑奴儿·书博山道中壁 | 辛弃疾
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
爱上层楼,
为赋新词强说愁。
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。
欲说还休,
却道天凉好个秋。

字猫:

欲洁何曾洁?云空未必空。
可怜金玉质,终陷淖泥中。
  出自《红楼梦》第五回。判词前“画着一块美玉,落在泥垢之中”。“美玉”便指“妙玉”,“泥垢”与判词中的“淖泥”一样都是喻不洁之地。

  妙玉出身于苏州一个“读书仕宦之家”,因自小多病才出家当了尼姑。她“文墨也极通”,“模样又极好”,也是大观园中的一位姣姣者。

       判词前两句矛盾鲜明,说现实也说人物内心。说她“洁”,是因她嫌世俗纷扰不清净遁人空门;另“洁癖”也算吧,刘姥姥在她那里喝过一次茶,她竟要把其用过的一只名贵的成窑杯子直接扔掉……想要一尘不染,现实却不会给她那样的机会,命运将偏把她安排到最不洁净的地方去——求不得。按道理出家就要“六根净除”,可她偏要“带发修行”,烦恼丝未断。还说饮茶一节,宝玉不请自来,妙玉却用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给他斟茶,可见对宝玉的态度与别人的差别之大。又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,妙玉特意送来一张拜帖,上写:“槛外人妙玉恭肃遥扣芳辰”。一个妙龄尼姑给一个贵公子拜寿,似乎透露出她不自觉地已对宝玉萌生了那种特殊的情感——爱别离。

        如此金玉之质的妙玉结局又如何呢?有一条脂批说:“瓜洲渡口……红颜固不能不屈从枯骨”。据此推来,在荣府败落后她可能流落到瓜洲,又被某个富有的棺材瓤子(枯骨)买去作了小妾——怨憎会吧。

字猫:

【东坡句:堆几尽埃简,攻之如蠹虫。谁知圣人意,不在古书中。】

嘲子由 | 宋 · 苏轼
堆几盏埃简,攻之如蠹虫。
谁知圣人意,不在古书中。
曲尽弦犹在,器成机见空。
妙哉斫轮手,堂下笑桓公。

字猫:

才自精明志自高,生于末世运偏消。
清明涕送江边望,千里东风一梦遥。

       出自《红楼梦》第五回,这一首说的是贾探春。判词前"画着两人放风筝,一片大海,一只大船,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涕泣之状。”这副画象征着探春像断线的风筝一样离别故土,船和海是暗示她远嫁的情景。那么两人放风筝又是什么意思哩?

  探春是贾政小老婆赵姨娘所生。在四姊妹中她排行老三,是最聪明、最有才干的一个。贾府通称三姑娘,又有诨名“玫瑰花”,鲜艳而有刺,连王夫人与凤姐都忌惮她几分。抄检大观园时她扇了王善保家的一巴掌——霸气!她工诗善书,趣味高雅,曾发起建立海棠诗社,是大观园中的一位大才女。她关心家国大事,有经世致用之才,曾奉王夫人之命代凤姐理家,为了捧太太重用的奴婢袭人而打压赵姨娘,造成明明是奴婢家眷不该有丧礼费却高过身为姨太大赵姨娘的家眷,并主持大观园改革,堪称一位雄才伟略的女政治家、改革家。

        这样一位才貌双全的小姐姐,随着家族末落,命运也一样让人感到悲哀,远嫁异乡,山高路远,隔绝了与家人的联系。

那么为什么又是“清明”?为什么又是“东风”又不免引出很多遐想。